驾校公告

独子争千万遗产! 母殁先看遗嘱「有自己的名

发布日期:2019-05-31 浏览次数:
镜週刊)

图文/镜週刊

「女法官协会」创办人、已故法官张仁淑的独子陈怡之,欲侵吞母亲所有遗产,遭遗嘱执行人制止,竟将2名遗嘱执行人告上法院。本刊调查,杨莎蓁与徐璧湖大法官都因获得张仁淑的信任及请託才担任遗嘱执行人,只是谁也没料到,她们一番好意竟换来一连串官司,而且最让人难过的是,张法官生前乐善好施,病危临终时,独子陈怡之却对母亲的病情不闻不问,只关心自己能够拿到多少钱。

检视张仁淑的遗嘱,她为确保独子能遵循遗嘱,仅将应继分的特留分给他,并强调不动产与动产的1/2需遗赠给陈怡之的女儿、自己的2位孙女,同时详列保险箱内的纪念品以及首饰,希冀按长幼之序分配。

▲女法官张仁淑的独子陈怡之(图)为母亲遗产来台告人。(图/镜週刊)

为确保遗嘱能顺利执行,张仁淑还找上私交甚笃、在法界声誉崇隆的学妹徐璧湖大法官,与照顾她生活多年的侄媳妇杨莎蓁为遗嘱执行人,娴熟法律的张法官在自书的遗嘱文末附记上时间、亲签名字并且盖上骑缝章,确保自书遗嘱的效力。

杨莎蓁表示,张法官逝世时,陈怡之因「业务家事繁杂」没有现身,隔天却在美国发讯息向2位遗嘱执行人索取母亲的自书遗嘱,杨莎蓁1月8日以电子邮件传出遗嘱,陈怡之在看到遗嘱中「有自己的名字」后,才订机票在16日回台。

 

▲杨莎蓁(图)指陈怡之根本就是在消费、挑战他母亲的法律专业。(图/镜週刊)

作为与徐璧湖大法官一起的共同遗嘱执行人,杨莎蓁说1月17日陈怡之曾约了徐璧湖与自己至他的住处,表示电子邮件传来的遗嘱是複製的,要求二人放弃遗嘱执行人身分,遭徐璧湖严正拒绝,同时表明:「张仁淑法官赋予我遗嘱执行人身分,将坚持贯彻她的遗愿。」

2016年1月29日徐璧湖、杨莎蓁找来陈怡之,并会同财政部人员至土地银行打开保险箱,银行人员要求继承人签字,陈怡之则跷着二郎腿,指着徐大法官呛说:你们是遗嘱执行人,你们什幺事都没有做!你们去签呀!」让徐璧湖大法官当场落泪。

杨莎蓁说,姑姑过世后遗留8百多万元现金以及价值3千万元的房产,但房产已被陈怡之以2800万元的价格脱手变现。当二位遗嘱执行人意外得知张法官的房产已遭变卖,都急得跳脚。

▲张仁淑法官(中)与牧师林信仁(右)、教友合影。(图/镜週刊)

同年5月,陈怡之提领不着母亲在银行及中华邮政法院邮局的800多万元存款,先告台银与邮局,11月再向地院提出刑事自诉状,状告母亲委託的遗嘱执行人徐璧湖及杨莎蓁涉嫌伪造私文书、诈欺取财以及侵占罪。

  • 我要学车